不想被提拔!两女干部缘何“恐官”

总之,这次“恐官症”事件并非做严肃处理就可以简单解决的,需要各方从多个方面去调查和反思,为此,我们特组

近日,云南省昭通市绥江县两名党员干部因拒绝组织提拔而被严肃处理一事,引发人们的广泛关注和议论。

这件事既反映出当下基层干部工作现状中某些不理想的方面、一些权利保障的缺乏等问题,也反映出组织考察部门对干部失管失控的问题,暴露出干部人事考核制度的漏洞。总之,这次“恐官症”事件并非做严肃处理就可以简单解决的,需要各方从多个方面去调查和反思,为此,我们特组织了一组评论文章,对此事进行探讨,以求在争鸣中对事件有更全面而深入的认识。

不想被提拔!两女干部缘何“恐官”

林菲 绘

争鸣观点一:

公务员刚性管理应兼顾人性化

何勇海

6月,云南昭通绥江县通报一起违反组织纪律的典型案例,两名党员干部因拒绝组织提拔而被严肃处理一事引发当地热议。

时间回溯到去年8月,绥江县会仪镇财政所科员钟尚敏和县财政局企业统评股股长宛辛勤在被考察干部中分列第一名、第二名,县委拟将二人提拔为乡科级副职领导干部。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钟尚敏和宛辛勤竟先后拒绝接受组织工作安排。

还有不想被提拔的党员干部?许多人闻此消息感到惊愕。有不少声音认为,这两名无视组织纪律、拒不服从组织人事安排的女干部被严肃处理,实乃咎由自取,每名党员干部在组织面前,都要把个人任何利益放在集体利益后面。

然而在笔者看来,组织人事安排方面的纪律处分条例、问责条例的确应该维护,但在对二人分别作出党内警告处分或者全县通报问责,并建议调离原单位的处理之前,也当追问一下这两名女干部不想“进步”的真实理由,是否真是“怕担重担、不想作为”。

据报道,在当地纪委通报中,钟尚敏拒绝提拔的理由是“新岗位工作可能照顾不好家庭”,而宛辛勤的解释则是“自己的身体可能应付不了新的工作岗位”。媒体追访发现,钟尚敏平时就住在县城,拒绝提拔是因生完二胎刚休完产假,不想离孩子太远。

像这种情况,当地组织部门在分配、调动党员干部时,或许应该出于人性化考量,尊重一下当事人的意见与感受。在一名母亲结束产假后,就调动其担任乡科级副职领导干部,与宝宝分离,恐怕没几个女干部愿如此“舍小家顾大家”。

说到党员干部“舍小家顾大家”,这的确是用责任与担当彰显党员干部信念与追求的好品格。然而这些年,“舍小家顾大家”已被泛化到党员干部只能为工作事业拼搏,只要能干好工作事业,对家庭可不管不顾,哪怕有亲人得重病也毅然决然奔赴异地为官,把治病救人、照顾一家老小的重任交给另一方。实际上,“古之欲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齐家”是“治国”和“平天下”的基础。若不能把家庭建设经营好,又如何在工作与事业中建功立业?

具体到宛辛勤的情况——自己的身体可能应付不了新的工作岗位,该理由是不是实情,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不过,在被提拔前掂量自己,不仅掂量身体条件,还掂量自己有无能力做好新工作,是否对得起组织信任,是必要的,算不上讨价还价。毕竟,党员干部权力越大,担子就越重,责任也越大。选拔干部是要把想干事、能干事、会干事者选拔出来,让他们大展身手。即使这两位女干部能干事、会干事,提拔时也要考察她们想不想干事,而非“赶鸭子上架”,“强扭的瓜不甜”。

实际上,一些女性不想升官发财,无远大理想抱负,只想老老实实干好本职,只想离家近些,照料家庭,是人之常情——尤其是确有实际困难、理由充分的女性。她们拒绝提拔,与手握实力、掌控实利者拒绝提拔及贪腐干部拒绝“挪窝”有本质区别。即便拈轻怕重不想到基层,也应反思基层干部待遇低、涨薪难、晋升难、返城难等问题,创造条件改善基层干部处境,以激发基层干部干事创业的热情。处理拒绝提拔别简单粗暴。这些工作做到位,再追问拒绝去基层的私心也不迟。

争鸣观点二:

公务员应服从和执行组织决定

郑建钢

两名年轻女干部,即将得到组织提拔,仕途一片看好。谁料想,该两人竟然为小家舍大家,先后拒绝组织的工作安排。结果,提拔取消不说,两人还分别受到了党内警告、全县通报问责的处罚,并将调离原来的工作岗位。原本一副好牌,结果却被打得稀巴烂,不由得让人瞠目结舌。

实话实说,当今官场,伸手要官的例子不胜枚举,官唯恐欠大,提拔唯恐不快,极少有听说找借口逃避组织任命,拒绝上级部门提拔的事例。这究竟是当事人患上了的“恐官症”,只愿为民不想当官,还是干部人事考核制度暴露出漏洞,难以适应当下形势发展的需要?

公务员法第十四条公务员的义务(四)规定:忠于职守,勤勉尽责,服从和执行上级依法作出的决定和命令,按照规定的权限和程序履行职责,努力提高工作质量和效率。如同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一样,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也应该自觉按照组织原则,服从上级的工作安排。个人有这样那样的困难和要求,在组织面前不是不可以提,但决不能以此作为向组织讨价还价的筹码,而是应该在想方设法克服困难的前提下,无条件服从组织的决定,把组织的信任和培养转化为自我加压、自我革命的内在动力,从而在新的工作岗位上作出新贡献。强调种种原因而不愿意担责,与其说是个人有困难,还不如说是本人根本没有做好随时服从组织决定,担负重要工作职责的心理准备。

从绥江县发布的通报来看,钟、宛两人因为拒绝组织提拔而受到严肃处理,固然是咎由自取,但是,如果板子全部打在钟、宛两人身上,未免有失公允。县财政局党组“在日常工作中履行主体责任不力,对干部失管失控”,也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

县委考察组的谈话工作还没有进行,宛辛勤即将被提拔的消息就已经传开了,同事们纷纷向她表示祝贺。不管是从哪一个渠道泄露出去的消息,考察部门都难辞其咎。干部人事变动向来十分敏感,连谈话都还没有开始,消息却已经传开,严重违反了组织纪律和保密原则。未经证实的消息满天飞,是否会对当事人产生无形的心理压力和负面影响,暂且不论,但考察工作正式启动之前,某人将担任某职务已经成为大家都知道的公开秘密,无疑失去了干部考察应有的公信力和严肃性。

而钟、宛两人在被考察干部中分列第一、第二,不管是按照什么样的考核标准进行的,按照她们两个人的现实表现,起码是不准确、不全面的。她们家庭观念重,大局意识差,纪律意识不强,就个人原因与组织讨价还价等问题,恐怕在平时的工作过程中就会有所表现,有所暴露,并不是在这次提拔过程中突然冒出来的。

如果考察部门少犯官僚主义毛病,能够按照考核程序进行严格考核,注重多方面倾听意见,尤其是基层群众的意见,那么,钟、宛两人的缺点错误还是不难发现的,最起码分列第一、第二的考核等级是要大打折扣的。

钟尚敏刚生二胎,休完产假,而且已经从乡镇财政所调往县财政局,早已经习惯了县城的生活。与男干部不同,作为二胎妈妈,究竟是仕途重要,还是家庭重要,不少女干部很可能会选择后者。原因很简单,提拔重用今后还会有机会,而家庭一旦出了问题,将会是难以弥补的损失。组织部门应该根据女干部心理上、生理上的特点和家庭实际情况,做好过细的政治思想工作,了解女干部的现实心理状况,以严格确定作为提拔对象是否合适。

及时关注干部的思想动态,尽量避免出现拒绝上级部门提拔现象,既是对干部的严格要求,也是对干部的关心和爱护,应该引起组织部门的高度重视。

争鸣观点三:

基层干部“流汗又流泪”现状需重视

戴先任

在云南绥江县两名党员干部因拒绝组织提拔而被严肃处理一事中,其中一名拟提拔干部钟尚敏对考察组两次催促置若罔闻,最后用短信告知,她不接受组织提拔。

报道称,钟尚敏的理由是到新岗位工作可能照顾不好家庭,而宛辛勤的解释则是自己的身体可能应付不了新的工作岗位。据报道,绥江县纪委监委6月对此事定性为:县财政局职工钟尚敏、宛辛勤两名同志以个人利益为重,不服从组织人事安排,借口个人家庭、身体等原因,向组织讨价还价,损害了组织威信,违反了党的组织纪律。

实际上,虽然钟、宛二人给出的理由不尽相同,但归结起来还是不愿意下基层,怕担重任,不想作为。而这背后问题的根源在于基层干部负担过重,休假没有保证。

比如,有一名乡镇干部,一年开了280多场会,平均每个工作日超过一个会。任务来时急如火,正常休假先缓缓。周一到周五大家都忙着抓项目、抓脱贫攻坚、抓民生工程,会议经常安排在周末。在有的地区、部门,带薪休假被认为是误事。当前基层机关部门的主要工作方式,仍是将任务打包分解、层层下压,公职人员疲于应对、不停加班,也令职能落地效果大打折扣。

因此很多人不愿意下基层。如果下基层任职也能照顾好家庭,也能保证身体健康,相信两人不会如此干脆拒绝组织提拔。

对于基层干部来说,一方面,“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工作是层层加码,基层苦、基层累成了普遍现象,另一方面,基层干部晋升空间有限、待遇低下,让基层干部“流血又流泪”。

这些问题的存在,对基层干部不公,也影响了基层干部的工作积极性与热情,进而也就影响了基层公共服务能力,这影响了政府部门的形象与公信力,影响了政府职能的行使,最终是会让广大基层群众的利益受损。所以,提高“基层公仆”待遇,善待“基层公仆”,最终也是为了让“公仆们”给广大基层民众提供更好的服务。

2019年被称为“基层减负年”,中央在整治文山会海、改变督查检查考核过多过频过度留痕现象、完善问责制度和激励关怀机制等方面,提出了具体举措。

对于基层干部来说,他们的工作压力比机关干部更大,他们的工作更累、更苦,提高他们的待遇,甚至让他们的收入比机关干部更高,这很合情合理,并不是“矫枉过正”,不是“额外奖赏”,而是让他们的付出与回报更成正比。这样有利于提高他们的获得感,更有利于体现他们的劳动价值,从而能够起到留住人才,并激励人才下沉基层的作用。

基层工作量大、压力大、节奏快已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生活与工作的界限模糊表现最为突出,有的干部甚至为了让群众生活的更美好给自己不断施加压力,根本没有休息时间。长期得不到休息一直处于高压状态,别说是血肉之躯的人就是机器也会出问题。

基层干部休假权被忽视,处于有名无实的状态,固然主要缘于工作任务重、发展紧迫感等所致,也不排除急功近利、方法简单以及上级部门不切实际定指标、下任务等方面的因素。

基层干部的休假权应该得到保障。一方面这是法律的要求。无论是劳动法还是《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为保障劳动者的休假权提供了法律依据,而基层干部也不能排除在外;另一方面保障基层干部的休假权,也是为了调动职工工作的积极性,推进基层工作扎实开展的有力举措;再者,从情理方面讲,合理休假也有助于个人身心健康与家庭幸福。

本站文章除注明原创外均整理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本文链接:https://www.tradefollowme.com/ccl/2912.html

Like (0)
Previous July 24, 2019 15:30
Next July 24, 2019 16:15

相关推荐